主页 > 科技技术 >严长寿的领导秘辛?从阅读中学会换位思考

严长寿的领导秘辛?从阅读中学会换位思考

严长寿的领导秘辛?从阅读中学会换位思考
严长寿对学校死背硬记的课业未必读得入心,但对这些杂誌人物却兴味盎然,「当然你会看到好比李鸿章、曾国藩各有各的算计及阴谋,但在他们的家书里,你又发现他对孩子的叮咛如此真诚可亲,这些细节都足以让你了解真实而複杂的人性。」

之后他步步进阶,从单篇文章延伸到一本本阅读他们的生平传记。看了这些传记,严长寿对他们的人生居然产生一种熟悉感。

高中时期,因为家住南港,他还造访不远的汐止大尖山脚下的杜月笙衣冠冢,当他缅怀着曾经叱咤风云的上海滩爱国商人杜月笙流风事蹟时,墓旁忽然窜出一条蛇,吓了他一大跳。

他也常到中央研究院去看胡适故居改建成的纪念馆,或到中研院对面的胡适公园。拾级而上,山坡上有一座胡适墓园,松柏成林、花木扶疏,十分幽静,白色廊亭围绕主墓碑墙,他常呆坐半天与胡适坟茔对望,消磨着青春的愁苦以及少年维特式的烦恼。

「我常一个人带着书来到适之先生的坟前,在白色廊下静心苦读,或轻踩着地面一颗颗浑圆的鹅卵石散步,发誓要考上大学,」他挖苦自己,即使胡适「照顾」他,但他前后考了两次大学,居然都没考上。

然而,这两年来与胡适独处、阅读的时光,却成为他毕生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生命引路人

从这些人物传记中,严长寿建立了一个终生受用的好习惯,就是常常会易地而想,或换位思考,「如果我是他,我会怎幺做?」「如果他面对我现在的状况,他们会怎幺做?」

这些决策的推敲、模拟带给他很多启示,也影响他的领导风格和决策方针。「某个意义上,人物传记是你生命的『guidepost』(路标、指引)、一个标竿。我从他们的伤痛、血泪中,萃取了可贵的智慧、动人的真情以及人生面对无可奈何之事的释然包容,」严长寿说。

所以他认为传记文学可以帮助人超越一己当下的局面,进到别人的故事里,「当你在茫茫大海探索生命之时,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对是错,值此徬徨无依之际,忽然看到远方有一个浮标,有一把定位的锚,你就把它当成你的,然后发现原来不是只有你有这样的想法,过去也有人用这个方式坚持他自己的生命或态度,这时候你会觉得他们是你的朋友、你的导航员、你的引路人,」他诚恳分享。

因为他常向真实人生取经,所以对架空、虚构的小说无法领受。他曾跟流行看过几本武侠,但并不吸引他;而风花雪月、小情小爱的言情小说,他更没有丝毫耐心看。

即便是世界文学名着,他也偏好传记类,「可能是我以前比较笨拙,对隐喻、象徵等文学手法,较无法掌握,」他自嘲着。直到晚近,随着年龄增长,他逐渐对隐喻、象徵有了更深的了解之后,才终能稍解文学之奥妙。

退伍之后,他出社会谋事,没念过大学的他,本着「垃圾筒哲学」以及强烈的求知欲、上进心,加上自我锻鍊,一路从传达小弟到三十多岁当上亚都饭店总裁。

这段时间他读很多经营、管理、领导类的书籍,「这些都是辅助我管理饭店的工具书,」但是,由于严长寿对于知识讲求「亲知」、「实证」,通常都是先从饭店、服务业实务中发现问题,理出心得,再从书本得到验证,所以,当他的经验值够多、够丰富,这类管理书看到一个阶段之后,便不再涉猎。

然而,早年父亲为他打下的人文基础,让严长寿无形中特别尊重文学家、艺术家,对文艺怀有一种近乎本然的热情。

他在总裁任内倾力支持文艺活动,也让亚都饭店成为台北一座极具人文气质的饭店,更奇妙的是,年少捧读的《传记文学》、《新闻天地》这两本杂誌,其创办人刘绍唐、卜少夫两位先生,竟然在这时间都成为他的忘年挚交。

阅读的奇妙因缘,总与人生互相交织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阅读的力量(增订版)》

严长寿的领导秘辛?从阅读中学会换位思考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