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科技技术 >张晓卿:发挥正能量‧报人须坚守核心价值

张晓卿:发挥正能量‧报人须坚守核心价值

张晓卿:发挥正能量‧报人须坚守核心价值(吉隆坡6日讯)世华媒体集团执行主席丹斯里张晓卿爵士说,办报纸者有一份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和对文化的承诺,因为文字语言承载着各种思想、知识和感情,也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行为和习惯。所以,文字、语言的应用,应该发挥一种善的、正面的、积极的能量。“我们不能错误地把语言文字,当成渲染、煽情和散播成见的工具,甚至作为一种打击,丑化他人的利器。曾经有学者深深感叹说:`今天,暴力语言、暴力文字的产生,已重新开启了野蛮与黑暗的门,它不但伤害了人的感情,也製造了许多的仇怨和误会。所以,报纸作为真实与真相的载体,我们应该坚守这道的防线和核心价值。”“今天,华社出现四分五裂的现象,缺乏一种内聚力和包容力,缺乏一种共有的价值和信仰,也缺乏一种应有的理性和共识,在一定程度上来说,我们正身受着各种暴力的、情绪的、虚假的语言文字所侵害、左右和迷惑。情绪,可以激起一时的士气,但是,缺乏一种持久性的建设功能。冒进、激情过后,我们应该找回温和、渐进、理性、协商和务实的诉求方式。”应吸纳多元思维方式他週五晚在《南洋商报》“飞越90.共创新局”90週年报庆晚宴上指出,为了民族的尊严与公平,华人当然不愿意向现实低头,为了一个国家的和谐与安宁,华人也不能毫无避忌地冲撞现实、挑战底线和敏感。虽然,这是一种极为困难的平衡与取捨。“但是,为了华族更美好、更稳定的明天,我们应该吸纳多元兼顾的思维方式,我们应该建构新的论述和模式,我们应该展现一个民族更高的智慧、气度和包容。华人,作为一个少数民族,我们应该重新理解生存发展的条件和环境。我们不能把主观的想望当成理所当然的结果,并以偏激对抗的方式,替代了温和理性的协商和对话。华人在争取更公平的国民待遇,我们非常理解。但是,在争取的过程中,我们应该採取渐进的、理性的、温和的手段,而不是冲动的、情绪的,甚至可能激发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种族紧张和矛盾关係。我们渴望生活在一个稳定中求进步的国家,而不是一个充满情绪对立,互不妥协的社会。”他说,虽然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度里,本来是多数民族要保护少数民族,但在马来西亚这个特有的制度和契约里,保护多数的强势和权利,却是合理合法的程序,甚至是对少数的忽略。建构更公平透明社会“这自然就会形成少数的抗争和不满。我们要建构的是一个不分种族的,和一个更融合、更公平、更透明的社会。一定程度的保护,也许是历史的约定俗成,但是,长时间的偏颇,特别是近些日子发生的各种争议,使一些华人更加担忧单元政策,可能走向强硬的路线,最后形成多数人的更多依赖。”他披露,在一个多元民族的社会里,多元是一种价值,多元是一种体系,多元更孕育了这个国家无限的生机和能量。多元的相互包容和互相的接纳,更可以促动彼此的克制、容忍和欣赏。“在不同的种族里,都有行为极端的人,而推动单元,过份强调单一民族利益,都是一种偏激的象徵。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的国度里,我们要强调中庸,我们一定要求同存异,任何的偏激,都是对别人的伤害。我相信一个充满高度智慧与远见的国家领导人如拿督斯里纳吉,他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化解因为过激的政治对立所形成的鸿沟与障碍。也许华人铁了心,但由此带出的讯息,也正可以让当局更深刻、更实际、更明确的看到听到华人的心声和要求。华人越是有诉求,政府就越能知道华人的政治态度与取向。而沉默的抗议才会形成深不可测的危机,那才是最可怕的结局。”国家发展须选民监督张晓卿说,从一个国家发展的进程来看,大家一定要接受选民的挑剔和监督。“我们不担心选民的声音,我们更担心的是国民对国家的沉默和冷漠。选民愿意表达心声,这代表了他们对这片土地,对国家的热爱。有甚幺样的国民,就有甚幺样的国家。”他指出,任何国民对政府投以反对票,不等于国民不爱这个国家。投反对票不等于不爱国“选择政府与热爱国家,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。投反对票不等于反国家。也就是说,如果更多选民投反对票,政府更应该引以为鉴,引为警惕。如果因为更多选民投了反对票,而引起政府的不安与不快,甚至採取报复的手段,那幺,这将可能把一个原本充满希望和谐的国家,推向更深的撕裂和对立。选举只是国家民主的一部份,如何争取失去的民心和民意,如何把一时的分裂和对立,重新弥合起来,如何化反对的声浪为改正的能量,那才是最重要的,也是一次国家进步与成熟的象徵。”此外,他说,《南洋商报》“飞越90.共创新局”90週年报庆晚宴在经过近2个半月的巡迴奔波之后,终于到了终点站,这也是吉隆坡最后一场的报庆晚宴。这不但为《南洋商报》90週年报庆,划上完美的句号,也为《南洋商报》开启了新的历史征程,挑负起新的文化使命,让《南洋商报》在迈向世纪百年的当儿,既可以展望新的理想,立下新的誓约,也可以期待它在转型、改革中绽放出新的生命花朵,和写下新的历史篇章。‧2013.09.07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