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专家天文 >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 自由之路的代价

我们都是为了生存而迷惘的灵魂,这本书的内容,是用两次离职的急流勇退换来的,第一次是休息,第二次是追梦。

每个人都像是旋转的音乐盒,兀自不停地自转,我第一次沉默,是为了重新找回拨动心弦的清脆声响;第二次静默,是为了更接近生命的核心,找回驱动的动能,只愿为了自己的意志而旋转。

第一次抉择的十字路口

小时候,以为长大了,就会拥有更多选择权,获得更大幅度的自由;长大了,以为有钱了,就能够获得更高的权利和自由。其实自由的代价很高,人生从来都没有绝对的自由,必须用其他条件等价兑换。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那时候离职,只为了休息和旅行。我用背包客旅行的方式,去四川、云南寻找《消失的地平线》书里的香格里拉,不管能不能找到传说中的人间天堂,能放下去旅行的人都是幸福的。

人到了某些时刻,你知道工作没有办法再满足你的心灵渴求,于是脑充血般地赎回自由之身;你的人生不再被谁所左右,还可以重新选择、重新开始,只为了接近心目中那一道自由的极限。

离职的那一刻,我还是会惧怕,怕我会懊悔,怕我会难过,怕我会思念。既然决定了就要「相信」,就勇敢地迈开步伐,再也没有什幺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渴望,再也没有什幺可以抵挡我出走的动力,人生彷彿像汪峰嘶吼着《像梦一样自由》。

每次面试的时候,都会被问一次,那时候为什幺要离职?其实没有什幺强大的理由,只觉得自己工作四年累了,已经慢慢失去了真实的自己,人生第一次想要为了找回自己,争取一次最多象限、最大幅度的自由。我宁可因梦想挫败而流泪,也不愿有一天缅怀梦想而流下悔恨的泪水。

或许要等到未来有一天,把人生的故事全部摊开,我们才能看清箇中奥妙之处,现阶段想要谈什幺利弊得失,绝对是言之过早。

第二次抉择的十字路口

用骑单车的姿态造访西藏,一直是我的梦,只是没想过要用离职的方式,总是希望回来能够无缝接轨上班,但公司无法批准长假,最后只能在祝福声中好聚好散,我也是团员中唯一离职去骑车的。

我想透过这个途径,超越身体的极限,剥下生存本能的伪装,把心灵放在最高最遥远的地方沉澱,才能赤裸地看懂自己,单纯地读懂世界。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重新拿回生命的掌舵权,走在自由的路上。

将近七成的朋友,听到我要离职去追梦,都会反诘语气地问:「难道你明年不能去吗?」我说:「当你认为遇到此生难寻的机会时,就算拚了命也要去抓住它,我知道我这趟不去,我会后悔一辈子。」

二十八岁,我还能放纵自己用力去追梦,一旦到了三十岁,我势必要为了成家立业而全力以赴。「趁着心还能飞,再遥远的梦都该不害怕去追!」第二次抉择的十字路口,我听从内心的声音,我做了不是最好,却是最适合自己的选择。

我写下了一封奋不顾身的离职信,离职原因我没勾选言不及义的「生涯规划」,赤裸坦承地填上「去西藏骑单车到尼泊尔」,犹记得跑流程时,签核同仁的嘴角都掺着笑意。

我不知道哪来的意志和勇气,放弃了大家眼中一份结合兴趣的好工作,离开公司时,一位友好的同事,送了一句话勉励我:「勇者并非无所畏惧,而是在害怕时,选择最重要的!」

很多事情得在自己还来不及害怕时,一鼓作气去冲,像是跳水和高空弹跳。我知道这趟旅费会把存款烧得一乾二净,我对自己说:「梦想是有赏味期限且无价的,挥霍金钱就能达成的不配叫做梦想」;很多人认为用钱就可以慢慢堆砌出梦想,我觉得梦想并非用金钱能衡量,而在于你愿不愿意用生命去实践。

这一条路,每次骑到丧志时,我会回头看看最初的自己,告诉自己一切终究会过去,「如果死不了,就能成就更坚强的自己!」当最漫长、最难熬的这一页翻过去,我将会更加强大。

自由的战魂

很多人对我说:「一直玩〜一直玩〜你过得很爽嘛!」我就会冷冷地回:「那你就辞职,倾家蕩产去换自由,看是不是你想要的?」大多数朋友在一声尴尬的冷笑后,噤声不语。

我们往往只注视到别人爽的一面,欣羡别人用心经营出的光采,却忽略了其背后隐忍的绝望、挫败,以及相对侷限的不自由。只是并不是所有的悲伤和疼痛都可以吶喊,很多事情,自己清楚明白就好。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窗外的风景,是每天灵魂短暂逃逸的出口。

其实离职并不会比较自由,去旅行也不会比较自由,在我还没有财富自由之前,旅行都会受限于经济和时间的制约;但有时正因为你一无所有,才能更真实地拥抱和触动世界。

《我的自由年代》:「你对自由有多大的理解,就拥有多大的自由。」或许,人生没有终极的自由,只有相对的自由,唯有成为自己生命的主宰,才能获得最大的自由。

我最怕人家对我说:「我羡慕你!」其实每个人身上,都存在不一样的选项,我只是选择我想要的人生,哪怕是孤注一掷。我想不管再重来几次,我还是会梭哈,做出一样的决定。

川滇藏区 人间有没有天堂好好待下来生活

离职那晚,下楼踏出电梯那一刻,我看着腕上的錶,它竟然同步停工,长短针恰巧指着下班时刻,连錶也告别演出般嘎然静灭。从这一刻起,全新的自由时间开始启动,我走出公司的大门,以后就是要按电铃的访客。

下定决心去西藏旅行吧!离职走上我的自由之路

难捨的离别,走吧!相信下一段旅程。

抱着纸箱走了几步路,不禁回眸望向公司大楼,玻璃窗折射出筚路蓝缕的身影,顶楼天台照耀着缓冲烦闷情绪的阳光,我剪接出漫长话别的片尾字幕,终究还是红了眼眶。

工作四年了,心疲惫到了极致,想要彻底归零的反动,终于理直气壮地给自己放上一场长假,为了找回自己的初心。

这场流浪的终点,我还没有确认,到底我会準时回国过二十八岁生日,还是继续在异地漂流?最后会不会敌不过乡愁?

家 是旅行的起点和终点

此次同行的伙伴,是十九岁的赖阿沁,二○一二年刚一起去印度背包客旅行,他是视觉传达系的大二学生,身高一百八十九公分;不时漾开无忧的爽朗笑容,言语晃蕩着无厘头的幽默,总能逗得我开怀大笑,却偶尔会说出几句深富哲理的话语。

阿沁的妈妈,全力支持儿子出国当背包客,上一次五个人去印度,这次两个人去川滇;她对阿沁下了新的指令,下一趟国外长途旅行,就要孤身一个人去闯蕩。

出发前一日,我提前到阿沁家集合,他带的东西很精简,赖妈妈忙着把东西放进七十五升的登山包,每一件行李表徵着母子俩一起準备旅程的用心,纵然包包鬆垮到留有许多余裕空间,却也填满母亲满满的爱。

他们母子的对谈就像好友,包围着欢愉的气氛。阿沁皱着眉,一本正经地问:「妈,要是我这次没回来怎幺办?」赖妈妈装作如释重负地歎了一声:「这样最好,我马上就有一千万保险金等着领。」

赖妈妈让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去飞,我好佩服和欣羡,有多少孩子的梦想,歼灭在父母的恐惧里,圈养在如枷锁的保护伞下?

我的兴趣是旅行和户外运动,意外和受伤是难以预料的风险,我花了很长时间和父母沟通;也是出社会的这三年来,我有了自给自足的生存能力,他们才愿意放我去远行,接受了我要当背包客的理念,只要我做到「快乐地出游,平安地回家」就好。

一个父母最大的本事,是让孩子衣食无虞;但一个父母最伟大的胸襟,是给孩子自由,支持孩子做想做的事,放孩子去飞。物质的享乐可得可失,但心灵的成全和自由,才是生命存活的真谛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